搜 索
本页位置:广东新闻网 > 潮汕听涛 > 正文

潮汕听涛:家 山

http://www.gd.chinanews.com    2015年06月01日 19:52     来源:广东新闻网

  家山,应该是指家乡的山吧,就像乡井是指家乡的井一样。不过,它们都被用来指称故乡。

  我喜欢家山这个称谓,因为我的家乡有山,很可爱的山,与我们关系密切的山,潮人是爱山的,首先,潮州府属地南海之滨有个小渔村,人们把它称为汕头,在水边忘不了山,于是选了个汕字作村名。

  家山是什么味道?《扫窗会》中那位得中高第的高文举,远离家乡,被困书房。一出台就唱起来:“举目云山缥缈,家乡隔在万里遥。”每次听了,都心生酸楚。家山万里归不得,惹得书生空嗟叹。他对家山的深情怀念,总让人动容。也使我们这些日日与家山做伴的人,深感宽慰。

  我们潮汕地区的山都不高不名,哪怕是凤凰乌髻和乌岽顶,都难比五岳,更别说珠峰了。我们的山矮而小,坡度平缓,线条柔和,样子老实厚道,没有华山般陡峭险峻而惊艳于人前,但可亲可近,还很耐看。

  我去过桂林两次,每回都喜欢与一、二趣味相投的游伴坐在半山观景。我承认它有别样的美感。“甲天下”之说是文人的夸张。我在半山呆坐傻想:如果有位桂林小孩从出生就没离开过桂林,自小看的就是叠翠山独秀峰这样的奇怪山岭,有一天他飞临潮汕,观到我们的山,定会像文人们喜欢描述的那样“眼前一亮”,惊呼不已。回去之后,大字细声跟小伙伴说:“潮州的山真真好看啊,像一个个苍绿的大面包!”

  这其实是我自己的感受。云南西路石林那一根根耸天而立的石柱,算不算山?当然算!很奇特;长江巫峡巫山十二峰,真雄奇;泰国攀牙府海湾那些山,像一蕊蕊香菇分散在水面上,好有趣。当看到这些让我觉得新奇的山时,我每每会想起家乡那些“绿面包”,我实在喜欢它们。我每次乘车来往于潮州——汕头,在汕汾高速公路澄海路段,向东望去,远处的天边,平原的尽头横着一串小山,有薄云缠绕,上面是开阔的天空。这时,那串隐约的远山,就如白居易在《长恨歌》中描述的仙山,“山在虚无缥缈间”,美极了。心中就产生点感慨:潮籍山水画家,常跑到外地画山写水,画面不是高山飞瀑就是深谷激流,为何少见我的秀美家山?

  抱歉,也许是我的阅读范围太窄而错怪我的画界朋友,但我从骨子里喜欢家山。我不能说我对崇山峻岭喜欢或不喜欢。但我明白自己对它们心存敬畏。我也登过一些高高在上的名山,但绝对没有“一览众山小”的豪迈感。

  我看那些不止一次登临珠峰,踏上世界七或八座最高山岭的登山人,在电视台向世人讲述他们征服高峰的壮举。很佩服,他们是人间精英,是那种当士兵就一定想当元帅的好士兵,深具征服欲和征服力。我没这种素质,不过,我相信和尊重自己的感受,所以打心眼里喜爱家乡的山。它不是让我去征服的,也不单纯作为旅游景点让人去观赏的。它紧连着我的生活,它给我草木给我水,给我新鲜空气给清风,我熟悉并喜欢它身上的气息,它默默地给代代潮人以奉献,单说那凤凰茶,就让我每天都在品味家山的味道。家山有点像慈母,有道是子不嫌母丑,何况它虽不伟岸,却一点也不丑,非常秀气,十分温柔,四季常绿,永远年青。听吧!“一座座青山紧相连,一朵朵白云绕山间。一片片梯田一层层绿,一阵阵歌声随风传。”郭兰英那《谁不说俺家乡好》的甜美歌声,唱的是我们的心声。家山之美,无可替代。

  当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,家山,用它巨大的身驱筑成一道道长城保卫着我们。我故乡北面的大脊岭,耸立在潮安与揭阳的边界,抗日战争时期,这里曾是潮汕军民抗日的一处主战场,整整四年时间,大脊岭阻止了日寇西进,写下了抗战史光辉的一页。今年,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,国家民政部和广东省民政厅分别拨款,要在岭上建“大脊岭抗日纪念碑”;揭阳市成立了剧本创作组,着手编写大脊岭抗战的潮剧,这消息令人振奋!

  大脊岭,美丽的山、光荣的岭,我可爱的家山。

    来源:潮州日报



[编辑:zach]

分享到:31K

 视频资讯:《品》栏目

《品》栏目
品时尚、品文化、
品人生——品质、品位
、品牌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