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页位置:广东新闻网 > 潮汕听涛 > 正文

潮汕听涛:潮史繙寻说“义安”

http://www.gd.chinanews.com    2014年01月17日 10:21     来源:广东新闻网

  ——纪念古潮州义安郡建制1600周年   恩格斯说:“有了人,我们就开始有了历史。”

  潮州(指大潮州,即粤东地区,下同)什么时候有人类在活动?按现有的文献资料,我们还没法作出明晰的回答。但考古材料证明,早在8000多年前,南澳后宅象山一带,已有能制造粗陶和细石器的先民在活动。而在5000多年前的潮安陈桥贝丘遗址的出土文物证实,该地先民已开始了渔、耕、猎的生活。商、周之际,以饶平浮滨文化为代表,标志着这一地区已踏进青铜、农耕文明的门槛。但仍未纳入全国的版图。饶宗颐《潮州志·沿革志》谓:

  潮事最古可徵者,当肇于嬴秦之戍揭岭。始皇三十三年(前214年)置南海郡,以谪徙之民与百越杂处,潮地始载于版图。南越王时有揭阳令(史定),迨汉元鼎六年(前111年)平定南越,乃于南海郡置揭阳县,潮地有行政区划之设,殆以是为权舆。

  汉代隶属于南海郡之揭阳县,并不等同于今之揭阳市。《潮州志·沿革志·揭阳县》引温仲和《求在我斋集》谓:   

  揭阳一县,兼有今潮州九县、嘉应一州、平远、镇平之地,正与汀赣交界,由大庾之东穷至于海,为汉揭阳地。

  以“揭阳”名县,源于五岭之一的揭阳岭。古代的“岭”,是指贯通于山脉中的通道。《说文·山部新附》曰:“岭,山道也。”宋·周去非《岭外代答》亦曰:“五岭,旧以为山名,考之,乃入岭之途五耳。”按,赣、湘与两粤交界之处有崇山峻岭绵亘,其主要之交通要道有五处,故称“五岭”。通道很长,故“揭阳岭所届,远及赣境,故以史禄留家揭岭而通道于桂林,吴砀为揭人而入仕于湘西,知汉时之揭阳县,其政治中心应在今潮郡以北。”(《潮州志·沿革志》)至于汉揭阳县址设于何地,文献无徵,迄今亦无出土文物可资考证,因此,汉之“揭阳县”是整个粤东以及赣南、闽西南地区共同拥有的行政区域的初名,是上述地区共有的历史文化遗产。唐代李吉甫《元和郡县图志》因谓“潮州,本汉揭阳地。”韩愈《别赵子》诗之起句亦曰:“吾迁于揭阳,君先揭阳居。”是知早在唐代,世人即认为汉揭阳地即潮州,名异而实同。

  汉末(按,指三国时期),曾夏盘据揭境以抗吴,吴乃于南康别置揭阳县,即今宁都地(按,今江西省宁都县),晋因之,由是揭阳不隶南海而转属于南康矣。(《潮州志·沿革志》)

  《三国志·吴志·钟离牧传》注引《会稽典录》谓赤乌五年(242)钟离牧为南海太守,“时揭阳曾夏等聚众数千人,历十余年……牧遣使慰谕,皆首服,改为良民。”准此,“曾夏盘据揭境以抗吴”,当在吴大帝孙权黄龙年间(229~231),因而隶属于南康郡之揭阳县,与潮之关系并不密切。

  入晋以后,沿海榛莽渐开,而南海郡辖境太广,故晋成帝咸和六年(331)分南海立东官郡(辖惠、潮二地,治所在广东宝安县)。《四库全书·钦定大清一统志》卷344《潮州府·海阳县》谓:

  海阳县。本汉南海郡揭阳县地,晋初改置海阳县,东晋分属东官郡。

  《潮州志·沿革志·揭阳县》据此而于“晋·义熙九年”条下加按语曰:“自吴于庐陵南部新立揭阳而南海郡之揭阳久废。易代而后,遂于其地立海阳县。”其说甚是。再推而广之,有三事可资讨论:

  1、“晋初”当系于何年,目前尚难于确指。晋武帝司马炎于泰始元年(265)称帝,灭吴统一全国在太康元年(280),如以此年为“初”,则海阳县正式建制迄今,已历1733年。

  2、如以咸和六年(331)分属东官郡起算,则海阳县建制迄今已1682年。当今社会上流行的“潮州有一千六百多年历史”的说法,其源头或本于此。但此说大谬,其症结就在于将海阳县混同于潮州!如前所言,汉元鼎六年(前111)设置的揭阳县与隋唐后之潮州乃一脉相承,是粤东各民系共有的历史文化遗产,故正确的表述应是:“潮州有二千一百多年的建制史”。  

  3、揭阳县、海阳县,包括王莽新朝改称之南海亭,都属县级建制且隶于南海郡、东官郡,尚未升格为州郡一级的建制,故《潮州志·沿革志》谓“晋以前,潮地属南海郡,是为附丽时期。”

  随着社会经济之发展,人口之逐步增加,统摄惠、潮两地的东官郡辖地偏广、鞭长莫及的弊端已逐渐显露,重新划定行政区,势在必行。正如《潮州志·沿革志》引陈伯陶《东莞志·沿革》所言:

  晋成帝所置东官郡,其地兼有惠、潮两府,控制太远,故安帝时分东官立义安郡。其所领县,则今日潮州全境地。 

  “分东官立义安郡”,这是潮州建制史上值得大书特书之一笔,从此,潮地一境升格为州郡一级之行政区,开始进入建制史的“独立期”!

  晋安帝(司马德安)有隆安、元兴、义熙、元熙等四个年号(397~418),“分东官立义安郡”在哪一年?对此,史籍记述可谓众说纷纭:《晋书·地理志》未系年;郭子章《潮州沿革考》系于义熙五年(409);《东里志》引旧志称隆安元年(397);《寰宇记》引《南越志》作义熙八年;《宋书·州郡志》系于义熙九年(413),《元和郡县志》、乾隆《潮州府志》亦认同此说。

  《宋书》系南朝梁·沈约编撰之纪传体刘宋史,修于南朝齐永明六年(488),与东晋年代最接近,其说最堪徵信,故《潮州志·沿革志》在比照前鉴别前述各种文献记载之后,将“分东官立义安郡”系于东晋义熙九年,这一结论亦已成为当今学界之共识。而上述各家之系年为何有所差异?饶宗颐教授亦在《沿革志》之“义安郡”条之按语予以阐释:

  《南越志》与《宋志》均为较古记载,相差一年,当是或就制可之日(按,即皇帝认可正式颁发制令之日)起算,或据到官之日起算。而隆安元年至义熙九年,相距十七年,岂隆安初有建郡之议,后以故延搁欤?谨著其异于此。

  义安郡领县五:海阳(嘉庆《一统志》谓海阳为义安郡治)、绥安(今福建漳浦)、海宁(治所在今惠来县西,唐初废),潮阳、义招(《宋书·州郡志》)谓“义熙九年以东官五营立。”《舆地纪胜》引《南越志》:“义招,昔流入营,义熙九年立为县。”即今之大埔县)。从知当年之义安郡,东起福建漳浦,西至惠来县西,北达梅州,南滨大海,疆域较后代之潮州更广。

  据唐《元和郡县志》载,隋文帝开皇十年(590),“罢义安郡,省海阳县,仍于郡廨置义安县,以属循州。”开皇十一年(591),“于义安县立潮州,以潮水往复为名。”从此,作为州郡一级建制的“潮州”,历代相沿。(中间虽曾复称义安郡、改称潮阳郡,但为时甚短,从略)

  综上所述,我们可以大致厘清潮州建制史的轨迹,那就是:(汉)揭阳县——(晋)海阳县——义安郡——(隋)潮州。其中,义安郡的建置,则是由附丽期进入独立期,即由县一级升格为州郡一级政区的分水岭、里程碑。从义熙九年(413)到2013年,正好经历了一千六百周年,笔者不敏,特撰此文以表缅念与贺忱,舛误之处,尚祈贤达方家有以教之。

来源:潮州日报

 



[编辑:nimo]

分享到:4.49K

 视频资讯:《品》栏目

《品》栏目
品时尚、品文化、
品人生——品质、品位
、品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