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页位置:广东新闻网 > 潮汕听涛 > 正文

潮汕听涛:鸦片杀人?当年汕头埠的一宗疑案

http://www.gd.chinanews.com    2014年01月17日 10:15     来源:广东新闻网

▲福合埕酒楼旧址

  民国时期的汕头埠,是中国一座重要的港口城市,是各式人等谋生求发展发达的一个平台。纷纷扰扰的众生在这里奋力搏击,演绎了多少故事。有些故事的人物、情节冲越了伦理道德法律,为时人所不齿所不容,成为奇谈奇案。整理这些旧事或可为地方文史提供一些待考资料,也可起到劝世、警世的作用。

  两年前,我曾写过有关汕头大同游戏场趣闻的文章,其中说到鸦片杀人的一桩怪事,那桩事可能偶发,这里说的则可能是故意杀人案——

  孙商人的家事

  话说辛亥革命前后,乾泰厝内住着一个孙姓商人。孙商人在五福街开着几家铺面,经营粮油糖豆,南北干鲜果,积攒了一些钱在潮阳老家置田造屋,由结发妻萧氏把持家政。在汕头乾泰厝内另置外室,娶小老婆周氏。萧氏育有二女一男,两女均已出嫁。儿子孙东年方十二的时候,萧氏忽然一病不起撒手西归。孙商人把孙东接到汕头读书,与周氏等共同生活。

  周氏育有一男,叫孙南,已9岁,颇受孙商人疼爱。而孙东自小不与父亲生活在一起,初来乍到,未免生份。周氏心胸狭窄,视非己出的孙东为肉中刺、眼中钉,常常对其施以暴力,餐饮也不给足,并且不断在孙商人枕头边诉说这个前人子的是是非非。孙商人渐渐地对这个长子生出厌恶之感,有时心烦了,竟也施以拳头。孙东几次被打跑了,是店里好心的伙计把他找回来。孙东最后一次被伙计找回来,孙商人往死里打他,孙东跪下求饶,保证不再逃跑,服从管教。从此,孙东任由父亲、庶母打打骂骂,从不敢还嘴抵抗,低眉顺眼,放学回家就脚勤手快地帮家务。转眼到了16岁,他父亲就叫他辍学到店铺里帮忙,当成一个普通伙计使唤。又过了二年,孙东18岁了,父亲就指令他回潮阳老家务农。原来孙商人一直偏爱次子孙南而厌孙东,准备把孙东赶到乡下,拨出几亩薄田叫他自立门户,余下大部分家产,全交给孙南。

  对父亲的指令,孙东唯唯诺诺,打点包袱就要走,却不料被周氏紧紧拉住不放。周氏求告孙商人:“把阿东留下吧。阿南还小,家里的好多事,非阿东来干不可。现在的阿东,已不是几年前朽木不可雕的乡下奴仔了,他很懂事,又勤快。”孙商人万万没有料到周氏会为孙东说话,毕竟是亲生骨肉,潜意识也有几分怜意,听了周氏的话,自然也有些欢喜,于是收回成命。自此更是对阿东另眼相待,提拔他为主管进货的“落河”。

  周氏母子吸毒身亡

  孙家人似乎彼此相安无事,和和睦睦过了二三年。忽一日,孙商人回到家,惊骇地发现周氏和孙南双双死在家中炕床上,手中都握着一管鸦片烟枪。孙商人最痛恨鸦片,见此景象,悲哀之余大骂周氏和孙南“可恶”、“丢人”。

  警察局叫来法医验尸。尸检结果是:“吸鸦片过量致死。”孙商人请来殡仪人员草草收尸了事。周氏年未及半百,不上寿之人,孙南更是在夭折之列,何况他们是吸毒,干见不得人的事而死,万不可张扬。让孙商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:一、他最恨人吸鸦片,而家中居然藏着烟枪,老婆、孩子瞒着他吸毒,他竟一点都不知。二、他对家庭经济监控极严极紧,很少给老婆、孩子“活水”钱,而他们不菲的毒资从何而来呢?三、吸鸦片的人不少,有些人抽得变形变骸,还不致死,而他老婆和次子从表象上还看不出是“鸦片鬼”,怎么就这么容易“鸦片过量”死了呢?

  周氏的几个兄弟也不认同周氏“鸦片过量”致死的说法,坚持“不明死”的说法。按照潮汕旧俗,妇女在夫家“不明死”,娘家的人可来夫家闹事,索取巨额赔偿。他们来找孙商人算账,砸了孙家的几处铺面,向孙商人索要一大批赔款。孙商人有防备,早把贵重物资和现钞转移走。孙商人坚持警察局给的“鸦片过量”的说法,把周氏兄弟告上官厅。周氏兄弟也不是省油的灯,要警察局举出“鸦片过量”致死的其它案例。警察局当然举不出,而周氏兄弟也无法举证周氏非鸦片过量死亡。这官司打了几年,一直“胶着”,成为悬案。双方耗了不少钱财。

[1] [2] [下一页]



[编辑:nimo]

分享到:4.49K

 视频资讯:《品》栏目

《品》栏目
品时尚、品文化、
品人生——品质、品位
、品牌